共享经济,冷还是热?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继疯狂的共享单车之后,共享充电宝、共享篮球、共享雨伞甚至共享睡眠,成为 2017 年互联网圈的热词。在 ” 共享 ” 的风口上,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由《中国企业家》杂志主办,一汽—大众奥迪作为首席战略合作伙伴的 2017(第十六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 12 月 9 日在北京召开,期间的 ” 共享风口下的冷思考 ” 尖峰论坛上,北京嘉禾一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刘京京抛出了一个真问题,” 共享这个新名词,背后是蓬勃发展还是失控的泡沫?” 现场的嘉宾用自己的创业经历,现身说法。

北京嘉禾一品餐饮管理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刘京京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今年 4 月成立的小电科技踏上了共享充电宝的风口,曾用了四个月时间拿了 3.5 亿元融资,截至 11 月份投放设备 50 万台,覆盖城市超过 130 个。
在现场,为了验证共享充电宝是否刚需,小电科技联合创始人陈章做了一个实验,他向台下观众提问,没带充电线或者充电宝的举个手?会把手机电量设置成百分比的举个手?家里有超过两个充电宝的举个手?大部分观众都默默举起了手。答案不得而知。

小电科技联合创始人陈章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今年 11 月刚过完六周岁生日的蚂蚁短租,算得上是共享市场的老兵。蚂蚁短租 CEO 申志强介绍,虽然已经做了六年时间,但是分享住宿还处在行业早期。公司的前三四年,主要是做分享住宿,从 2015 年开始才转向旅游短租为主。

蚂蚁短租 CEO 申志强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2015 年 3 月上线的福佑卡车所在的货运行业并不性感,简单说他们是通过互联网赋能卡车、货车司机的平台,用技术保证货物运输的标准化,并且降低司机的空驶成本。福佑卡车创始人、CEO 单丹丹介绍,目前月运输费用收入已经达到 4 亿元。

福佑卡车创始人、CEO 单丹丹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激活私家车的限制时间,是凸凹租车正在做的事情。凸凹租车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张文剑介绍,凸凹租车的模式分为几种,短租、长租,或者像摩拜和 ofo 一样的分时租赁业务,为了解决用户 ” 越来越懒 ” 的问题,推出了代取送车的服务,这也在一定程度上成为凸凹租车快速奔跑的关键点。

凸凹租车联合创始人兼董事长张文剑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梁宇发现,企业尤其是以共享为概念植入的企业,在 PC 互联网时代需要 5、6 年时间,才能成长为一个巨大的独角兽。但是移动互联网来了,普及速度特别恐怖,大概是 PC 互联网时代的 5 倍,企业成长的增速也提升了 5 倍。一时间,企业突然遇到了巨大的挑战,成长的时间缩短了,对于企业来说,这是福音,也是巨大的障碍。

创世伙伴资本合伙人梁宇   图片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公司跑得慢了,就会被逆袭,这是不是时下创业者最担心的问题?
对于逆袭这件事,张文剑有自己的思考,” 昨晚我和戴威(ofo 创始人兼 CEO)聊到很晚,共享单车行业的竞争,玩家们都担心底端颠覆。” 他认为,把商业模式 ” 做重 ” 很重要,一是解决道德风险标准化,二是给流量平台构筑壁垒,三是要找到免费的流量,比如滴滴找到了微信和支付宝,凹凸租车嫁接了保险。
谈到担心被逆袭,几乎每个创业者给出的答案都是 ” 危机意识肯定有 “。陈章说,竞争对手在做的事情,小电科技也在做,而且只做最刚需的内容。未来的无线充电,就像是电信的基站一样,有一个发射塔,无时无刻都可以充电,这是我们的愿景。
单丹丹也表示,并不担心被逆袭,”P2P2B 的平台模式已经做出了价值,平台赋能中间的管理者,未来还可能会赋能司机。我最担心的反而是团队取得一些成绩后,不去继续创新和探索。”
而摆在申志强面前最大的痛点或者面临的问题就是卫生和安全的问题,政策风险也是比较担心的,” 虽然国家从 2015 年开始有一些政策支持短租的发展,现在民宿已经合法化,但是短租公寓还没有明确的细则规定是否完全合法化;最后一点是一个低频的独立应用,如何保持独立的发展。”
” 共享的模式是不是能够持续火下去?我相信一定会的。” 梁宇相信,从房、车的共享,再到充电宝的共享,每个环节中供方和需方的对接,能不能完成一个让双方满意的订单是最重要的。共享经济的各个领域,打到最后剩下两三家再竞争,都会遭遇非常多的挑战,比如服务的标准化门槛,企业的融资能力等。” 在面对资本市场的时候,创始团队能否很好的理解资本市场的运作规律,并且在合适的时间点融合适的钱,加速奔跑和控制节奏的能力,这都是我们非常看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