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赵学军审判长、陪审员:大家好!

尊敬的赵学军审判长、陪审员:大家好!
首先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一名云联惠公司的用户。出于对自己、对家人、对社会负责任的前提,所以我对云联惠公司的创新模式有非常深入透彻的了解和研究。3.28日是由您经手审理的云联惠案件,也从宜章法院的官网上看到了关于这个案件的报道,所以今天才鼓起勇气提笔给您写这封信,希望您能有机会和时间读到它。

下面我会从官网报道中的公诉证词中找出6处的错误进行更正和详细补充说明。

1.公诉人证词里面提到“消费全返”、“直接上线”、“直接下线”、“会员”、“普通会员”关键敏感词语,这都是公诉人强加于我们被告人身上的,虽然在创建之初公司曾使用过“消费全返”这个用词,可后来随着公司的发展成熟和规范,从2016年云联惠公司不管是在官网、正式性的文件还是场合都是使用的是“消费乐返”或者是“消费分红”,并且在总部对用户进行培训时特意强调广告宣传以及业务拓展用语,一律不得使用“全返”,同时在官网还发布过公告。至于“直接上线”和“直接下线”这两个称呼,从云联惠创始之初就不允许并且从未使用,只有推荐人和被推荐人的关系和称呼。至于“会员”,在云联惠注册签署电子协议时就明确身份是云联惠的用户,所有人在云联惠公司里面都是用户的身份。所有有常识之人都知道,法律讲究的是客观、公正,语言规范,逻辑严谨,也知道差之毫厘 缪以千里的道理,更知道错误的开始一定会导致错误的结果,不是吗?

2.截至案发,他们先后发展会员共计104799个,其中金钻会员2648个,铂钻会员10713个。请审判长和陪审员确认一下,是否可以这样理解,他们共推荐104799个,减去金钻2648个,再减去铂钻10713个,应该是91343个。91343除以104799等于87.25%。我应该算对了吧?我的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那么也就是说占总数87.25%的91343个用户是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和方式,通过诚实劳动从而推荐的免费用户。我这样理解对吗?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和各位公诉人。

3.为鼓励发展会员,云联惠公司设置了“提成”和“嘉奖”两种积分奖励制度,依据层级关系进行层层计酬。这句话的错误我特别挑出来纠正,因为这里出现的错误可能直接造成最后错误的结论。应该是云联惠公司为了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让更多的普罗大众能尽早尽快享受到云联惠创新模式释放的红利,云联惠公司设置了直接推荐人享有被推荐人从免费主动升级为金钻和铂钻时的99或999的现金“提成”以及云联惠赠送给所有参与者用户的“嘉奖”积分奖励两种制度。那么这里需要详细说明的是,提成是现金且只有一级,它与被推荐人是免费还是升级到99元或是999有关。如果被推荐人都是免费的消费者用户,他即使发展一亿个用户也是没有一分钱的现金提成收入的!至于云联惠公司赠送的嘉奖积分收入,从法律上来讲只要云联惠公司收取的商家的16%收入是合法的话,那么既然是云联惠公司的合法收入,法律并没有任何条款规定企业合法收入的分配或者是赠与方式,那么无论设置多少层级,无论按照何种权重比例都是企业公民的自由,尊敬的审判长以及各位陪审员,我说的对吗?其实本案到这里已经非常简单清晰明了,我写到这里时大道至简四个字浮现于脑海。案情确实重大,因为涉及到近千万用户及其家庭的生活和工作,涉及到司法的公平与公正,涉及到全民创新的营商环境,涉及到稳定和谐的社会氛围,涉及到国家税收是否充盈,进而涉及到全民的公共福利优劣,涉及到人民币全球化能否快速实现,涉及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成败,但其实案情抽丝剥茧后简单到令人震惊,不是吗?

4.本来觉得本案到这里为止再去纠结其他就像是没事找事,但我们还是耐心的继续纠错。请审判长及陪审员注意,从公诉人证词的陈述里面可以看出云联惠分为普通会员、金钻会员和铂钻会员。普通会员可在云联商城直接注册,也可通过其他会员推荐注册,均不需要交纳费用。在这里重点请审判长注意我要纠错的是“普通”两个字应该是“免费”,普通和免费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还有就是前面说过的会员和用户也是不同的两个概念。那么正确的描述应该是云联惠的用户分为免费用户、金钻用户和铂钻用户。并且需要补充的是只有升级后的金钻和铂钻用户才有推荐权,而这些用户绝大多数是传统领域的实体商家或是企业家,少数是有创新精神以及敏锐眼光的大学生、转业军人、寻找就业机会的失业人员为代表的创业者。实际上这些实体商家和企业以及创业者,通过在云联惠平台几乎是零成本就享有的这种推荐权所带来的云联惠赠送的“嘉奖”积分收益,实现了让他们的流量变现的梦想,真正让传统商家和企业插上了互联网的翅膀,给他们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客户粘性提升,销量增加,成本降低,利润增加,特别是带来可持续的稳定的递延收益。这是传统的互联网平台没有为中国的实体商家和企业做到的,我们惨淡的现实是绝大部份实体经济通过互联网赚了吆喝,赔了买卖,在命悬一线的死生之间徘徊!虽然中国庞大的市场让中国的互联网企业惊艳世界,可带来的是国家财富的流失,贫富差距的加剧,这就是赤裸裸的现实!而云联惠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尊敬的审判长,人民陪审员,公诉人,旁听人员,难道我们不应该庆幸甚至欢呼吗?

5.“当会员白积分达到10000后便可以在次日按万分之五左右提出,转化成红积分,红积分可以用于消费,达10000后也可提现(提现时必须缴纳一定的费用)。”补充如下:提现时必须缴纳一定的费用,其实这个费用包含两部分,一部分是上交国家税收10%,一部分是平台服务费3%。红积分用于消费时也必须上交国家税收10%,而不必缴纳平台服务费。打个比方一个用户的红积分有100000(相当于人民币1000元),如果他想全部用于在平台消费,在他交易时只能购买价值900元人民币的商品,另外100元在交易时自动扣除上交国家税收。而如果他想提现时只能提1000-100(税收)-90×3%(平台服务费)=873元。所以在这个过程中,用户(消费者、商家、企业)、国家、平台是多方共赢的局面。这也是我上面提到国家税收充盈的底气,因为是平台设置了自动代扣,所以不存在偷税漏税的可能。而且云联惠公司被广州税务评为A级纳税企业就是最好的佐证。

6.“为鼓励发展会员,云联惠公司设置了“提成”和“嘉奖”两种积分奖励制度,依据层级关系进行层层计酬。上线会员可以获得其直接下线会员单笔消费金额的5%,或者单笔销售金额2.5%的白积分提成。同时,根据推荐关系逐层往上依次获得其直接下线所获白积分的50%作为嘉奖,直至白积分为0.001。另规定,会员升级后可获得与缴纳费用对等的“全返白积分”,而其直接上线可获得升级费用20%的一次性现金奖励和5%的白积分奖励,再往上每一个层级则按50%递减计提“嘉奖白积分”。”在这里纠错并详细补充如下:里面关于“提成”和“嘉奖”的错误以及直接上线的称呼前面已有纠错,就不再重复。那么第二处就是直接上线可获得20%的一次性现金奖励这句话是错误的,应该是用户升级后,其直接推荐人可以获得升级费用的现金奖励不是20%,而是18%.还是因为平台设置了自动从20%里面直接扣除10%上交国家税收。打个比方,本来一个免费的普通企业用户通过考察评估试用,觉得平台不错后为了可以在平台上销售产品,会自动升级为99的金钻用户或999的铂钻用户,那么只有这个时候它的直接推荐人才有18或180元的现金奖励,而他同时也上交了国家2元或20元的税收。不知为何公诉人对云联惠到5.8强制关网前所有参与者共同每天上交国家税收2000多万元只字不提。我们从云联惠平台每获得一分钱的收入都同时给国家创造了10%的税收,所以我们作为云联惠人是有底气和自豪的!第三处错误称述就是上线会员可以获得其直接下线会员单笔消费金额的5%,或者单笔销售金额2.5%的白积分提成。这句话请补充完整并不要误导性错误用词,毕竟差之毫厘 缪以千里,不是吗?按照云联惠公司与用户之间的合同这句话公正客观的描述应该是:金钻或铂钻用户可以获得其直接推荐同等级用户和免费消费用户单笔消费金额的1%-5%的白积分提成嘉奖(不是固定的5%)和同等级及以下等级用户销售金额2.5%的白积分提成嘉奖。这句话的详细解释如下:也就是说只有金钻和铂钻用户才有享受提成嘉奖白积分的权益,而87.25%的免费用户是没有这个权益,而且平台设置的规则是如果一个金钻用户他直接或者是间接推荐的用户如果升级为铂钻用户,那么这个铂钻用户是不与他有任何提成嘉奖关系的,所以先不管这个赠送的权益是不是天上掉馅饼,就依据层级关系层层计酬这句话的结论是谬论,是错误的,不是吗?

好了,最后我们来看刑法二百二十四条之一: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后增加一条,作为第二百二十四条之一:“组织、领导以推销商品、提供服务等经营活动为名,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那么我们来一句一句对照,宪法是规定罪由法定的,对吗?我们来看这一句,要求参加者以缴纳费用或者购买商品、服务等方式获得加入资格,那么先从他们推荐的104799个用户数据来分析,占87.25%的91343个是免费的,如果加上平台用红积分升级的用户,实际是90%是免费用户,不仅仅是免费的,还不知有多少是在春节和云联惠999乐返节被推荐的,如果是那时,云联惠公司还送了他们9900-99900不等的白积分,相当于人民币99-999元不等的金额到他们账户,而他们已经获得了在云联惠享受赠送白积分的权益或者说是资格,我的逻辑思维能力不太好,请问成为云联惠的用户方式与传销匹配吗?再接着来看,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从上面的分析我们已经知道,作为云联惠用户的收入有两部分,一部分就是现金“提成”,这个提成只有一级,而且这部分现金收入来源于用户主动升级时缴纳的99或999,但我们必须特殊强调的是很多用户是通过平台赠送的白积分转化的红积分升级成金钻或铂钻用户的,也就是大部分都是没有自己掏现金出来的,那么本质也相当于是免费用户了。本案事实是87.25%的都是没有升级的免费用户,他们是没有现金提成的,所以这部分收入既不符合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也不符合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的。第二部分就是云联惠公司赠送的白积分,免费用户唯一来源就是自己在平台商家或者企业的消费金额。消费多少,赠送多少以分为单位的白积分。打个比方,我是平台免费用户,我既没有推荐一个人,我今天的车子保险到期了,因为今天所有保险公司费率一样,到平安或人寿保额相同的情况下保费是一样的。如果我的保费是1万,到A业务员与到B业务员买有什么区别呢?如果A业务员是云联惠金钻用户,那么通过他,按照云联惠平台注册协议,我就能获得云联惠平台赠送的1000000白积分,第二天起我就能获得约500红积分,这个红积分相当于人民币5元,我可以在平台直接消费,也可以累积满100元时提现。事实证明,87.25%都是这种情况,想请问我的这个收益与直接或者间接发展人员数量有关吗?我都没有推荐一个,更谈不上层级关系了。再加上前面已经解释的金钻和铂钻权益区别,继续接着往下看,引诱、胁迫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对于这一点,请公诉人员拿出证据或者是请出证人,我们都知道法律是需要讲求证据的,否则就是没有,或者是诽谤甚至诬告。
尊敬的审判长、陪审员,法律是沉默的法官,法官是会说话的法律,面对这样一份在我们看来漏洞百出、逻辑混乱的公诉证词,恳请各位运用自己毕生的知识与非凡判断力进行一定范围内的自由裁量,对案件进行灵活的处理,从而最大限度保护当事人的权益,维护法律之公正、社会之公平。

此致
敬礼
张小慧 2019.4.3